大概是个绅士

截到了爱德华爷爷喝水的图!!!
太可爱了!!
以后就靠表情包发家致富了

看枭雄视频
网有点卡,就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神似某个表情包??

#第五人格##杰园#游戏的开始与结束 遗忘与诀别

6.重逢
庄园的门前,杰克心情莫名的复杂。
她会在哪?这些年她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她过的还好吗?
杰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入。
一张圆桌,周围不怎么整齐的摆放了几张椅子,其中一个椅子上,坐着一个带着斗篷的人,见到杰克进来,他缓缓坐直,动作没有一点声音,像是个无形的鬼魅。
“欢迎你来到欧丽蒂丝庄园,”他开口了,声音空洞而又沙哑,“我是这座庄园的主人,请问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杰克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我是来找一个叫艾玛.伍兹的女孩。”
园主伸手接过那张纸,他的手干枯,指甲尖的很,与其说是手,不如说那是一只爪子。
“艾玛.伍兹。。。”他扫视了一眼那张纸,将它轻轻放在桌上,“她在参加我们的游戏,你恐怕只有在游戏中才能见到她。”
“那么,怎样参加这个游戏呢?”杰克迫不及待,上前一步。
“别急,”园主一抬手,“让我先看看你,适合哪个阵营。”
过了半响,园主开口说道:“你就做监管者吧。在这个游戏中,你需要去屠杀掉一些人。。。”
“屠杀?!”杰克难以置信。
“别急,”园主倒是不紧不慢“你即将抓捕的那些人里面,没几个是好人,他们所犯下的罪,足以以命相易。这场游戏里没有法律,只有逃以及被杀的结局。”
园主一挥手,示意杰克进入那个房间:“那里有你需要换的衣服,准备好吧,小子,游戏就要开始了。。。”

几天下来,杰克已经习惯了这场游戏的规则,没有几个人能逃出他的利爪,而杰克继续听从着园主的安排,耐心的等待着久违的重逢。
这天,杰克睁开眼,新的一场游戏开始了,他带上面具,开始了新的杀戮。
远远的就听到了密码机刺耳的声音,杰克微微皱眉,向着声音传来处走去。
可没到地方,杰克却突然愣住了。
熟悉的一张圆圆的脸,只是多了一顶大大的草帽遮住了漂亮的大眼睛,长高了很多的她穿着围裙,专心致志地修理着密码机。
“艾。。。艾玛?”杰克喊出了声。
艾玛一愣,突然看见了杰克,惊叫一声:“监管者!别。。。别过来!”刚想跑,却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个死角。
杰克惊喜之余摘下面具,红色的眸子凝视着艾玛:“是我啊艾玛,我是杰克啊。。。”
艾玛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更加惊恐地看着一步一步靠过来的杰克。
一别七年,物是人非,改变的不仅仅有相貌,更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再也无法挽回。
终于见到了她,她还是像以前那般耀眼,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杰克后退几步:“好吧。。。”他说道,“我明白了。。。”
他带上面具快步离开了,不仅是掩饰他声音的颤抖,也是遮住了他面具后眼角滑下的泪水。

7.警告
杰克茫然地在整个地图来回走着。
她不记得我了。
处在极度伤心的杰克,几乎是在五分钟之内就杀掉了另外的两个人,逃生门被艾玛打开了,但是另一个求生者还没跑到门口,就被杰克的爪子毫不留情的撕碎了。
跑出门想救人的艾玛就被杰克挡在了门内,绝望地看着左手上还残留着同伴的鲜血的杰克一步步走进,双腿却不听使唤一样,直接坐在了地上。
杰克停在了她的面前,过了好长时间才说出一句话。
“你走吧。”
艾玛抬起头,望着杰克,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得救了?
艾玛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向门口,身后传来杰克的声音:“但有个条件。”
艾玛回过头,看着这个背对着自己的,有点熟悉的监管者。
“不要忘了我。”
艾玛点点头,也不知道背对着她的杰克看没看见,稍加犹豫,随后跑出了大门。
此时的杰克,已经是泪流满面。

从游戏中出来,杰克就被园主拦住了,“你不能故意放走求生者!”园主的声音已经不似人声,“这是违反规则的,如果有下次,你会受到惩罚。”
杰克垂下眼睛:“什么惩罚?”
园主黑色的斗篷下,露出一双血红色的,恐怖的眼睛,“一命换一命。”他嘶嘶地说道。
杰克犹豫了一下:“艾玛她,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地方?”现在担心的不该是自己,而是艾玛。
园主后退了一步,“她啊,只剩下一场游戏了,就在明天。”
杰克闭上眼睛,嘴角渐渐露出一个弧度,只剩下一场游戏,就一场,艾玛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永远不用回来了。
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园主已经消失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远远的飘荡着园主空洞沙哑的笑声。

8.真正的诀别
第二天,杰克像往常一样进入了游戏,在屠杀掉三个人之后,他开启了隐身,加快了脚步,急切的寻找着最后一个猎物。
远远听见摁键的声音,杰克的眼中泛出了血色的光,现在的他,只需一刀,就能了解一个人的性命。
大门开启的声音近在眼前,可杰克却站在了这里。
是艾玛。
隐身破除了,艾玛转身,抬头看着杰克,眼中既有恐惧,也有惊讶。
“这是你的最后一场游戏吧?”杰克问道。
“是的。。。”艾玛说着,她知道现在的杰克,只需要挥爪一下,就可以让她烟消云散。
艾玛低下了头,眼里多了一份深深的不甘,“你会杀了我吗?”她问道。
话音刚落,杰克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里面伸出了一只手,不,是爪子。
园主来了。
“别忘了我和你警告过的事。”园主黑色的斗篷下,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住杰克。
杰克愣了一下,随即转过身,望着艾玛:“你不该死在这里的,”他边说着,边摘下自己的面具,扔到了地上,“七年前你帮助我的那一刻起,我就记住你了,没有你,我也不可能走到现在,”杰克红色的眸子里尽是温柔,他笑了,凝视着艾玛的眼睛,“他可以惩罚我,但他不可能干涉你的最后一场游戏和以后的命运。”
艾玛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伸出手冲向杰克,可也是在那同一瞬间,杰克身后的黑色鬼魅,园主,也抬起了自己的爪子。
狠狠地贯穿了杰克的左胸。
那只爪子又狠狠地抽了出来,最后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了。
温热的血溅到艾玛的脸上,她瞪的大大的眼里,又是那种七年前那场火灾现场中,她眼中的情感。
“杰克先生!?不!!”艾玛扶住了倒下去的杰克,跪了下来,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杰克先生!!!”
杰克平静地笑着,嘴角缓缓溢出缕缕鲜血,他伸出手,想擦去艾玛脸上的泪水。
我的爪子会伤到她的吧。杰克想着。
“走吧。。。”杰克说着,更多的血从伤口涌出来,“走的远远的。。。不要。。。不要再回来了。。。”
艾玛摇摇头,眼泪一滴一滴掉在杰克的脸上,“你为什么这样做?你明明可以。。。可以。。。”
“杀死你吗。。。我。。。做不到。。。”杰克还在笑着,望着泣不成声的艾玛。
他红色的眸子开始失去应有的光彩,他尽力望向了艾玛,她的模样永远倒映在了他渐渐失去生机的眼中。
杰克最后的话回荡在艾玛的耳中,轻若呢喃。
“谢谢你。”
艾玛周围的游戏场景开始破碎,没有了监管者,她自然就成了最后的赢家,她跪在地上,伸手想要抓住杰克,却发现杰克渐渐消散了,在她的怀中,化作一缕烟,一缕魂,隐匿在艾玛看不见的角落,守护着她。
“不!!!”艾玛抱住头,痛苦地失声痛哭。

游戏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艾玛在庄园中得到了她爸爸的线索,也得以逃出这场游戏。
庄园的门口,艾玛眯起眼睛,抵御着刺眼的阳光,她抬手正了正自己的草帽,俯身提起工具箱,走出了庄园的大门。
她虽然离开了游戏,走出了这个庄园,但她依然会履行她对那个人的承诺,一辈子记住了他,没有忘记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在那场危险的游戏中,替她承担下了所有的伤。
The End

文到这里就完全结束啦,谢谢一直在追的小可爱们
如果有错别字,依然见谅
谢谢喜欢awa
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

#第五人格##杰园#杰克的挽留 番外里奥的消失

4.寻找
怎么会这样的?
放学的路上,杰克茫然地走着,都没有看自己脚下的路,一根钢条横在地上,杰克猝不及防被它绊倒,“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他没有站起来,却靠在了路边的墙角坐着,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夕阳。
怎么会这样?艾玛她。。。怎么会走?她没有和我告别吗?
不知不觉,他竟红了眼眶。
街上的行人匆匆忙忙从杰克身边经过,偶尔有人瞥他一眼,瞥见这个少年颓然坐在地上,眼中尽是泪水。
他只有这么一个朋友,一个帮他从阴影中走出,直面这些过去,抬起头看这个世界的朋友。
这些都是曾经了吗?杰克不甘心地想着。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一定是这样的,她不会不辞而别的。杰克站起身来。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发誓。
他拍去身上的尘土,坚定了眼神,理了理校服,向着回家的路走去。
这个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少年,究竟能在这片未知的水面,航行多远。

番外.灰烬
告别了杰克,艾玛开心地往家的方向走着,一心想快些到家,给爸爸妈妈展示自己得到的奖状,和他们共进晚餐。
想到这里,艾玛加快了脚步。
离家越来越近了,可人却越来越多,艾玛纳闷着,这条小路没多少人走,可今天怎么?
还没允许她想更多,她就发现了从家的那边传来的滚滚浓烟。
她心中“咯噔”一下,跑了起来。
“爸爸!妈妈!!”艾玛心中越来越不安,她不知道面对自己的会是什么,但她只是在心中祈祷着,希望出事的不是自己的家。
可最担心,最害怕的事,越会成为现实,艾玛向前跑着,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呛人,她已经看见了自己的家。
一片火海的家。
一个男人拦住了她:“小姑娘,不要往前走了,前面危险。”
艾玛没有理他,因为她看见,在人们看不见的火海一侧,自己的母亲,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跑了,只留下一个背影,和已经支离破碎的家。
艾玛挣脱了男人的手臂,向前跑去。
“爸爸!!”艾玛喊了出来。
地上的杂物将她绊倒,锋利的木板碎片将她柔嫩的膝盖划破,血渗了出来,融进了土地。
昏暗的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微微的照亮了它脚下的土地,微光打入火海,最后进入艾玛充满泪水的眼中。
是里奥。
他在两片火舌中显现了一瞬,随即被更高的火焰吞没,隐隐约约的身影也彻底消失在无尽的火海中。
他最后的眼睛,停留在艾玛身上,眼中的情感被火的高温所扭曲,没有人看到,唯独艾玛,望着里奥消失的地方,发出绝望的哭号。
“不!!!”
雨点落了下来,狠狠地打在抽泣着的艾玛身上,顺着稚嫩的脸颊划过,却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艾玛紧紧抓着地上的草叶,不知不觉间将它们撕得粉碎。
艾玛被人抱起,却无力地挣扎着,试图冲过去拥抱住已经不可能再见的,她的爸爸。
艾玛将手,向里奥最后出现过的那个方向伸了过去。
“爸爸!!!”
艾玛的书包扔在地上,里面的奖状连同美好的过去一起,被火焰彻底的化成了灰烬。

5.线索
从那个老师那里留下来的,最后的线索,就是艾玛的家里出了事,其他的,依然等着杰克去找寻。
没有间断的,每天放学都会去问,都会去打听,一个叫艾玛.伍兹的女孩,这七年来,杰克从没有停下过脚步,但是直到他从学校毕业,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一次次的绝望,但是22岁的杰克还没有放弃。
终于,在一个老人口中,他听到了艾玛的消息。
“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是不是?”老人颤抖着苍老的双手比划着,“她帮过我好多次啊,帮我打理花园,修剪我那些可怜的花花草草。。。”
杰克不敢相信这一切,他在七年之后,终于听到了她的消息。。。
老人接着说着:“这孩子可怜得很啊,一小就没了爹,娘还不要她了,可怜啊可怜。。。我记得,她是在那个孤儿院里长大的吧。。。”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远处一座破旧的建筑。
杰克谢过老人,就向那座建筑走去。
破旧的孤儿院,屋顶还站着两只乌鸦,用黑洞一样的眼睛看向杰克,“嘎吱”的门声听的人头皮发麻,很显然,这座孤儿院已经废弃一段时间了。
空空如也的孤儿院,窗户上的玻璃都是碎的,风一吹过,整栋楼都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像是一个孩子的哭声。
杰克走到了布满灰尘的前台,翻找着。
最后,他发现了一沓记上了东西的本子,他拂去上面的灰尘,开始翻找,姓名、性别、入住时间、离园去向。
终于,在这堆尘封的记忆力,杰克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艾玛.伍兹。
入住这座孤儿院的时间,是遥远的七年前,那个失去她的那一天,而离园去向,则是一行从未见过的字。
“欧丽蒂丝庄园”。
“欧丽蒂丝庄园么。。。”杰克喃喃说着,一边撕下了带有艾玛名字的那一页本子,折叠好放在了口袋里,“我这就去找你。”
他压低了帽子,转身走出了孤儿院。
未完待续,仍在码字
如果有错别字,请谅解哦ovo
谢谢喜欢

#第五人格##杰园#过去以及现在 里奥消失的那天


1.救赎
谁会怜悯一个性格阴沉的家伙呢。
如果说能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这些人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说话?你是哑巴么?”
“老大问你话呢!”
杰克努力撑起身子,阴森森的眼神看着这些居高临下的欺凌者,红色的眸子中,即是怨恨,也是无奈。
领头的欺凌者一脚踢在了杰克已经受伤了的肩膀上。
杰克咬咬牙,还是没说话。
欺凌者似乎怒了,一把把杰克从地上拎起来,恶狠狠地摁在墙上,一拳打了过去。
杰克闷哼了一声,嘴角隐隐约约有一缕红色显现出来。
但是很明显,眼前这个人还没打够。
“够了!别再打了!”
所有人回头,发现阻止这一系列恶行的人居然是个小女孩。
“你是。。。”欺凌者扔下杰克,动作丝毫没有收敛,“五年级的艾玛.伍兹?”
女孩点点头。
是的,艾玛是这个学校比较受欢迎的女孩子,家里比较富裕,长相可爱,性格温柔,无论谁都会对她狠心不起来。
欺凌者犹豫了一下,最后挥挥手:“走吧走吧,既然伍兹小姐都这么说了。”
艾玛侧开身子,让这些高大的欺凌者从这条黑漆漆的小路里通过,并看着他们走远,最终消失在视线中。
艾玛跑过去,娇小的身子尽力扶起比她高一半的杰克,她扶住他靠着墙,掏出了手帕。
“你没事吧?”艾玛开口了。
杰克的红色眸子盯着艾玛好一阵,最后还是犹犹豫豫地蹦出了一个字。
“嗯。”
艾玛却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擦试着杰克脸上的血。
艾玛之前就注意到过这个男孩,沉默寡言,经常被人欺负,身上脸上经常多出一些莫名的奇妙的伤口,可是她从不知道这些伤是哪来的,但这次居然被她撞见了。
拭去脸上的血,艾玛又问:“他们为什么打你?”
好像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人,莫名地给予关心和帮助,对他没有厌恶之情,杰克第一次在一天之内说了第二句话。
“不知道。。。”
没有为什么,弱小就会被人欺负,沉默寡言的性子更是成了欺凌者的靶子,被欺凌没有一句抗争的话,自然而言就会对欺凌者发出无形的信号,我很好欺负。
艾玛皱了皱眉头,又把目光集中在了杰克渗血的肩膀上,却不知道这伤有多严重,于是她伸手,解开了杰克的衬衫扣子。
杰克一惊,本能地伸手去挡,艾玛意识到了自己小小的失礼,轻说一句“抱歉”。
“我送你去医院吧。”艾玛说着。
杰克没有拒绝,因为这次他真的没力气拒绝了,任由艾玛搀扶着一步一步走着。

2.改变
杰克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几天,太阳刚刚升起,正是上学的时间。
他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绷带,试着动了动,还好,可以活动,他穿上外套,从医院二楼的窗子翻了出去,跑向了学校。
这一天意外的平静,没有欺凌者,每件事都显得格外美好。
放学的时候,他刚走出班级,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还是那个帮过他的女孩。
艾玛微微一笑:“你好!”
杰克红眸中少了一丝的阴霾,多出的是惊讶:“。。。你好。。。”
“好点了吗?”艾玛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嗯。”
艾玛牵起杰克的衣角,示意他边走边聊:“我叫艾玛.伍兹,你呢?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杰克。”
“杰克!”艾玛笑着,重复着这个名字。“那么好吧,杰克先生,”她微笑着看着杰克,“我会一直缠着你的,直到你开朗起来为止。”
杰克没有拒绝,或许他需要一个朋友吧。
艾玛踮起脚尖,歪头看着杰克:“杰克先生,请你蹲下来可以吗?”
杰克半信半疑地半跪了下来,艾玛伸出手,撩起了杰克挡住眼睛的长长的头发,露出一双红色的眸子和一张英俊的脸。
艾玛咯咯的笑了:“杰克先生,你真好看。”
放学的路今天异常漫长,因为杰克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女孩,陪他一起沐浴这夕阳的光辉,走过这条每天都会走的路。
路的尽头,杰克停下脚步,对艾玛说:“谢谢。”

3.无别
几个月过去了,杰克已经变得开朗起来,虽然话不多,但是比起以前,已经算是大有改观了,他还剪掉了挡住眼睛的长长的头发,而艾玛,依然叽叽喳喳地每天跟在他身边。
那天是颁奖仪式,学校评选的三好学生里,自然有艾玛的影子,站在台上的艾玛格外的耀眼,笑着看着杰克,而杰克也望着艾玛,竟然微微一笑。
这天放学,艾玛抱着自己的证书,像往常一样蹦蹦哒哒地走在杰克身边,今天两个人都很高兴,但是,天气却阴沉沉的,压抑着一种无法阻止的恐怖,云层渐渐聚集起来,遮住阳光,酝酿着一场盛大的雨。
告别了艾玛,杰克凝视着艾玛渐渐消失的背影,微笑在他的脸上渐渐浮现,红色眸子也是异常的温柔。
回到了家,外面就下雨了,杰克望着窗外硕大的雨滴,希望艾玛此时此刻已经到家了,也希望艾玛能和他的爸爸妈妈一起,坐在晚餐的餐桌前,炫耀着她得到的奖状,分享着她今天的故事。
第二天没有下雨,但云却一直在天空中薄薄的飘着,杰克到了学校,但这一整天却都没有看见艾玛,应该出来活动的时候,艾玛的小伙伴都在窗外的操场上跑跳着,但是唯独见不到艾玛。
她去哪了?
放学的时候,杰克跑到艾玛的班级门口,询问了班里的同学,可得到的答复是,艾玛今天没来上学。
可能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吧。杰克想着。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这整整一个星期,艾玛都没有来上学。
杰克只感到无尽的惊惶,放学的路上没有了艾玛的陪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黑暗的时光里。
快半个月了,杰克终于坐不住了,跑去了老师的办公室,想询问艾玛的去向,可他得到的答案却是——
艾玛退学了,不会再回来了。
未完待续,正在码字
如果有错别字请谅解owo

#楚留香少暗#《守得云开见月明》(甜虐)


夕阳渐渐落到地平线以下,少林的弟子结束了一天的课业,他们沐浴着夕阳的橙色光芒,一个接一个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明悟放下手中的经书,又仔仔细细擦拭了一遍已经滑溜溜的木鱼,拿上自己的一串念珠,走出了祠堂。
今天刚好是轮到他留下来关好山门。
当他走到山门旁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没落在地平线之下,一轮不怎么亮的半月隐隐约约浮现。
踏出门,刚刚拉住门边,一抬眼却看见了山下那棵老树。
也不知他怎么样了。明悟想着,手上的动作也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那是他十二岁那年,他还只是个小和尚。上一个夜晚风雨大作,山下的老树在风雨中飘摇。天明,当他发现树下那个快散架的鸟窝以及里面的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拿着鸟窝爬上了那棵老树,将鸟窝放了回去,念一声“阿弥陀佛”。
可下树时,他脚下一滑,便向下跌去。
老树有了好些年头,足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树冠高的吓人,树下的地面也是坚硬的,一块一块的青石板。
从树冠上跌下来的明悟,本是以为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可身子一轻,眨眼的功夫,他已被一人接下。
救下他的少年一袭紫衣,宽大的围巾遮住了半张脸,唯一可见的是他那双清澈的眼眸和长长的睫毛,而他的身上竟带着一丝兰香,而论模样,他比明悟大上七、八岁。
惊魂未定的明悟合上那双还在颤抖的小手:“多。。。谢施主。。。搭救。。。”紫衣少年毫不领情:“自己一个人爬到那么高的树上救一只鸟,你还真是个蠢和尚。”
明悟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处境的危险,竟有些吓得红了眼眶,来人见此情景“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摸了摸明悟的小脑袋:“你们这些和尚就是心软。”
明悟傻笑了起来,毕竟是个孩子。
他开口道:“施主,你叫什么名字?我。。。我每天为你祈福念佛!”
“别施主施主的叫,叫哥哥不好吗?”紫衣少年轻弹了一下明悟的额头,“想知道我的名字?”
明悟的头点得像煮开的面汤里上下跳动的泡泡。
“等你长大了,我就来告诉你。”
“那。。。好吧,哥哥不许食言!”
“好,我们拉勾!”
“嗯!”
沙沙的树叶响动惊回了明悟。
已经这么久了吗?他已经望着山下的那棵老树站了这么久了。
他关上大门,向寺中走去。可路过了一个小屋时,他又停了下来。
那时的他虽然是个老实的小和尚,但是贪玩是他最大的毛病。那次,他和山下的小伙伴玩到月挂枝头才回来,结果被师父抓到了,被罚关了三天的禁闭,三天三夜不能吃东西。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他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几乎要晕过去,就在这时,窗户被人撬开了一条缝,一个纸袋包裹的东西被递了进来。明悟打开一看,是几个白白的馒头片,他顺着窗缝向外看去,只见一抹紫色远远的浮动着,用那双清澈的眸子看着他。
从那之后,明悟便再也没见过那位紫衣的少年,他向师父打听,可得到的却只有“暗香”二字而已。
明悟望了望小屋的那扇窗,又回头望了望山下的方向。
他没有想到,那位暗香的弟子其实来看望过他,以最特别的方式。
紫衣少年那晚回到暗香后,兰花先生告诫他们所有人,要小心对暗香不利的杀手,他放在了心上,并时刻警惕着,为了不把杀手引出暗香,他也没有去看那个可爱又傻乎乎的蠢和尚。
可几个月过去了,大家连杀手的影子都没见到,自然也就放松了警惕,可唯有他,一直有种隐隐约约的,很不好的预感。可他已经几个月没有去看那个小和尚了。
就这一次,应该会没事的吧?
他悄悄潜入少林,一眼就认出了长高了不少的小和尚,但他没有上前去打招呼,而是躲在树后,默默地看着小和尚跑来跑去到处帮忙的身影。
明悟在忙碌中停下脚步歇息,一阵微风拂过,他嗅到了风中若有若无的一缕兰香,他挠了挠头,四周张望着,可是却一无所获。
是幻觉吧?明悟想着。
而兰香的主人,已经向他投去最后一瞥后,看着明悟不知所措的模样,笑着飞离了少林,留下明悟傻傻的站在原地。
回到暗香的当晚就出了事,那群杀手终于动了手,在黑夜中展开了乱战,紫衣少年本与一个杀手打得激烈,忽听身后的师妹一声惊叫,他回头,发现师妹手臂上已有一处伤口,正节节败退。
可这个时候与他交战的杀手却扯住了他的武器不松手,师妹眼看就要惨遭毒手,他想都没想,扔掉了自己的匕首,一把推开师妹。
杀手的利刃毫不留情地刺进了他的胸口。
随着师妹的惊呼,更多的暗香弟子前来支援,解决了杀手,可他的一袭紫衣却被鲜血染成了黑色,他倒在血泊中,看着师兄师姐按压住他的伤口,他无力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利刃划过了他的动脉,必死无疑。
他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你能原谅我吗。。。
蠢和尚,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叫孤尘。。。
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真的对不起。。。
一行清泪从他眼中划落,灼过他眼角的泪痣,消散在带着兰香的晚风中。
与此同时的少林寺中,明悟点着蜡烛与师兄们一同拿着念珠,诵着佛经,突然,明悟手上的念珠绳子突然断裂,念珠散落一地。
明悟猛地睁开眼,一阵心悸,随即开始手忙脚乱地捡拾地上掉落的念珠,可手却怎么也不听使唤一样,颤抖个不停,就像他当时从老树上跌下来一样。
夜晚的风开始凉了,也把明悟从回忆里扯了回来,他不知道这么多年那个救过他的暗香大哥哥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他每天都会为他念一段佛,在佛下为他祈福,他已经在这皎月之下等待了整整五年。
他向内院走去,手中还拿着那串换了一根绳子串起的念珠。
一阵晚风从他身后吹来,伴着一缕兰香拥住他,像当年那个十二岁的小和尚一样,扯动着他的衣角。

mop开虐了!接着上次的十张图喂玻璃渣

6
经过Unicorn之血洗礼后重生的Megatron站在Optimus面前。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拒绝再去伤害任何TF。他只是厌了,厌了这血洗一般的生活。
他凝视着Optimus的光学镜,又一次的四目相对。那句话,终究没有勇气说出来。身经百战的破坏大帝,在他面前竟怯懦得像个幼生体。
就这样看着他吧。Megatron第一次觉得如此满足。但他知道,他必须离开,毕竟是他败了,败给了他自己。
他遣走了Starscream,也没有回头去看Optimus纵身跃入了火种源之井。
Megatron变形飞走了,他的身后,无数道光柱从火种源之井中迸发出来,飞向Cybertron各处。
那是Optimus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和平与生机。
                                          〔锈海〕
Megatron站在锈海的岸边,望着锈色的波浪一次次地拍打着他脚下的地面,战争的痕迹仍在。
彩色的光柱跳跃在锈海的水面上,过滤着曾经被血染的海水。
Megatron定定地看着,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美丽的锈海,还有他自己,只是,少了那个叫Orion Pax的少年。
远处,光柱仍在翱翔着,绕过一栋栋被战争摧毁的房屋,飞过天边,消失在Megatron看不见的地平线处,与地平线间的光景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片耀眼的霞斑。
唯有一束红蓝色的光柱,一直在锈海上方盘旋。那即是一只寻找爱侣的凤鸟,又是Optimus徘徊未归的灵魂。
光柱落了下来,在Megatron身边,幻化成了Optimus最后的模样。
——相视,竟无言。
              

MOP先甜后虐小脑洞
有耐心看下去的宝宝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