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个绅士

#楚留香少暗#《守得云开见月明》(甜虐)


夕阳渐渐落到地平线以下,少林的弟子结束了一天的课业,他们沐浴着夕阳的橙色光芒,一个接一个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明悟放下手中的经书,又仔仔细细擦拭了一遍已经滑溜溜的木鱼,拿上自己的一串念珠,走出了祠堂。
今天刚好是轮到他留下来关好山门。
当他走到山门旁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没落在地平线之下,一轮不怎么亮的半月隐隐约约浮现。
踏出门,刚刚拉住门边,一抬眼却看见了山下那棵老树。
也不知他怎么样了。明悟想着,手上的动作也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那是他十二岁那年,他还只是个小和尚。上一个夜晚风雨大作,山下的老树在风雨中飘摇。天明,当他发现树下那个快散架的鸟窝以及里面的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拿着鸟窝爬上了那棵老树,将鸟窝放了回去,念一声“阿弥陀佛”。
可下树时,他脚下一滑,便向下跌去。
老树有了好些年头,足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树冠高的吓人,树下的地面也是坚硬的,一块一块的青石板。
从树冠上跌下来的明悟,本是以为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可身子一轻,眨眼的功夫,他已被一人接下。
救下他的少年一袭紫衣,宽大的围巾遮住了半张脸,唯一可见的是他那双清澈的眼眸和长长的睫毛,而他的身上竟带着一丝兰香,而论模样,他比明悟大上七、八岁。
惊魂未定的明悟合上那双还在颤抖的小手:“多。。。谢施主。。。搭救。。。”紫衣少年毫不领情:“自己一个人爬到那么高的树上救一只鸟,你还真是个蠢和尚。”
明悟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处境的危险,竟有些吓得红了眼眶,来人见此情景“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摸了摸明悟的小脑袋:“你们这些和尚就是心软。”
明悟傻笑了起来,毕竟是个孩子。
他开口道:“施主,你叫什么名字?我。。。我每天为你祈福念佛!”
“别施主施主的叫,叫哥哥不好吗?”紫衣少年轻弹了一下明悟的额头,“想知道我的名字?”
明悟的头点得像煮开的面汤里上下跳动的泡泡。
“等你长大了,我就来告诉你。”
“那。。。好吧,哥哥不许食言!”
“好,我们拉勾!”
“嗯!”
沙沙的树叶响动惊回了明悟。
已经这么久了吗?他已经望着山下的那棵老树站了这么久了。
他关上大门,向寺中走去。可路过了一个小屋时,他又停了下来。
那时的他虽然是个老实的小和尚,但是贪玩是他最大的毛病。那次,他和山下的小伙伴玩到月挂枝头才回来,结果被师父抓到了,被罚关了三天的禁闭,三天三夜不能吃东西。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他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几乎要晕过去,就在这时,窗户被人撬开了一条缝,一个纸袋包裹的东西被递了进来。明悟打开一看,是几个白白的馒头片,他顺着窗缝向外看去,只见一抹紫色远远的浮动着,用那双清澈的眸子看着他。
从那之后,明悟便再也没见过那位紫衣的少年,他向师父打听,可得到的却只有“暗香”二字而已。
明悟望了望小屋的那扇窗,又回头望了望山下的方向。
他没有想到,那位暗香的弟子其实来看望过他,以最特别的方式。
紫衣少年那晚回到暗香后,兰花先生告诫他们所有人,要小心对暗香不利的杀手,他放在了心上,并时刻警惕着,为了不把杀手引出暗香,他也没有去看那个可爱又傻乎乎的蠢和尚。
可几个月过去了,大家连杀手的影子都没见到,自然也就放松了警惕,可唯有他,一直有种隐隐约约的,很不好的预感。可他已经几个月没有去看那个小和尚了。
就这一次,应该会没事的吧?
他悄悄潜入少林,一眼就认出了长高了不少的小和尚,但他没有上前去打招呼,而是躲在树后,默默地看着小和尚跑来跑去到处帮忙的身影。
明悟在忙碌中停下脚步歇息,一阵微风拂过,他嗅到了风中若有若无的一缕兰香,他挠了挠头,四周张望着,可是却一无所获。
是幻觉吧?明悟想着。
而兰香的主人,已经向他投去最后一瞥后,看着明悟不知所措的模样,笑着飞离了少林,留下明悟傻傻的站在原地。
回到暗香的当晚就出了事,那群杀手终于动了手,在黑夜中展开了乱战,紫衣少年本与一个杀手打得激烈,忽听身后的师妹一声惊叫,他回头,发现师妹手臂上已有一处伤口,正节节败退。
可这个时候与他交战的杀手却扯住了他的武器不松手,师妹眼看就要惨遭毒手,他想都没想,扔掉了自己的匕首,一把推开师妹。
杀手的利刃毫不留情地刺进了他的胸口。
随着师妹的惊呼,更多的暗香弟子前来支援,解决了杀手,可他的一袭紫衣却被鲜血染成了黑色,他倒在血泊中,看着师兄师姐按压住他的伤口,他无力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利刃划过了他的动脉,必死无疑。
他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你能原谅我吗。。。
蠢和尚,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叫孤尘。。。
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真的对不起。。。
一行清泪从他眼中划落,灼过他眼角的泪痣,消散在带着兰香的晚风中。
与此同时的少林寺中,明悟点着蜡烛与师兄们一同拿着念珠,诵着佛经,突然,明悟手上的念珠绳子突然断裂,念珠散落一地。
明悟猛地睁开眼,一阵心悸,随即开始手忙脚乱地捡拾地上掉落的念珠,可手却怎么也不听使唤一样,颤抖个不停,就像他当时从老树上跌下来一样。
夜晚的风开始凉了,也把明悟从回忆里扯了回来,他不知道这么多年那个救过他的暗香大哥哥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他每天都会为他念一段佛,在佛下为他祈福,他已经在这皎月之下等待了整整五年。
他向内院走去,手中还拿着那串换了一根绳子串起的念珠。
一阵晚风从他身后吹来,伴着一缕兰香拥住他,像当年那个十二岁的小和尚一样,扯动着他的衣角。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