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个绅士

#第五人格##杰园#游戏的开始与结束 遗忘与诀别

6.重逢
庄园的门前,杰克心情莫名的复杂。
她会在哪?这些年她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她过的还好吗?
杰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入。
一张圆桌,周围不怎么整齐的摆放了几张椅子,其中一个椅子上,坐着一个带着斗篷的人,见到杰克进来,他缓缓坐直,动作没有一点声音,像是个无形的鬼魅。
“欢迎你来到欧丽蒂丝庄园,”他开口了,声音空洞而又沙哑,“我是这座庄园的主人,请问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杰克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我是来找一个叫艾玛.伍兹的女孩。”
园主伸手接过那张纸,他的手干枯,指甲尖的很,与其说是手,不如说那是一只爪子。
“艾玛.伍兹。。。”他扫视了一眼那张纸,将它轻轻放在桌上,“她在参加我们的游戏,你恐怕只有在游戏中才能见到她。”
“那么,怎样参加这个游戏呢?”杰克迫不及待,上前一步。
“别急,”园主一抬手,“让我先看看你,适合哪个阵营。”
过了半响,园主开口说道:“你就做监管者吧。在这个游戏中,你需要去屠杀掉一些人。。。”
“屠杀?!”杰克难以置信。
“别急,”园主倒是不紧不慢“你即将抓捕的那些人里面,没几个是好人,他们所犯下的罪,足以以命相易。这场游戏里没有法律,只有逃以及被杀的结局。”
园主一挥手,示意杰克进入那个房间:“那里有你需要换的衣服,准备好吧,小子,游戏就要开始了。。。”

几天下来,杰克已经习惯了这场游戏的规则,没有几个人能逃出他的利爪,而杰克继续听从着园主的安排,耐心的等待着久违的重逢。
这天,杰克睁开眼,新的一场游戏开始了,他带上面具,开始了新的杀戮。
远远的就听到了密码机刺耳的声音,杰克微微皱眉,向着声音传来处走去。
可没到地方,杰克却突然愣住了。
熟悉的一张圆圆的脸,只是多了一顶大大的草帽遮住了漂亮的大眼睛,长高了很多的她穿着围裙,专心致志地修理着密码机。
“艾。。。艾玛?”杰克喊出了声。
艾玛一愣,突然看见了杰克,惊叫一声:“监管者!别。。。别过来!”刚想跑,却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个死角。
杰克惊喜之余摘下面具,红色的眸子凝视着艾玛:“是我啊艾玛,我是杰克啊。。。”
艾玛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更加惊恐地看着一步一步靠过来的杰克。
一别七年,物是人非,改变的不仅仅有相貌,更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再也无法挽回。
终于见到了她,她还是像以前那般耀眼,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杰克后退几步:“好吧。。。”他说道,“我明白了。。。”
他带上面具快步离开了,不仅是掩饰他声音的颤抖,也是遮住了他面具后眼角滑下的泪水。

7.警告
杰克茫然地在整个地图来回走着。
她不记得我了。
处在极度伤心的杰克,几乎是在五分钟之内就杀掉了另外的两个人,逃生门被艾玛打开了,但是另一个求生者还没跑到门口,就被杰克的爪子毫不留情的撕碎了。
跑出门想救人的艾玛就被杰克挡在了门内,绝望地看着左手上还残留着同伴的鲜血的杰克一步步走进,双腿却不听使唤一样,直接坐在了地上。
杰克停在了她的面前,过了好长时间才说出一句话。
“你走吧。”
艾玛抬起头,望着杰克,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得救了?
艾玛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向门口,身后传来杰克的声音:“但有个条件。”
艾玛回过头,看着这个背对着自己的,有点熟悉的监管者。
“不要忘了我。”
艾玛点点头,也不知道背对着她的杰克看没看见,稍加犹豫,随后跑出了大门。
此时的杰克,已经是泪流满面。

从游戏中出来,杰克就被园主拦住了,“你不能故意放走求生者!”园主的声音已经不似人声,“这是违反规则的,如果有下次,你会受到惩罚。”
杰克垂下眼睛:“什么惩罚?”
园主黑色的斗篷下,露出一双血红色的,恐怖的眼睛,“一命换一命。”他嘶嘶地说道。
杰克犹豫了一下:“艾玛她,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地方?”现在担心的不该是自己,而是艾玛。
园主后退了一步,“她啊,只剩下一场游戏了,就在明天。”
杰克闭上眼睛,嘴角渐渐露出一个弧度,只剩下一场游戏,就一场,艾玛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永远不用回来了。
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园主已经消失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远远的飘荡着园主空洞沙哑的笑声。

8.真正的诀别
第二天,杰克像往常一样进入了游戏,在屠杀掉三个人之后,他开启了隐身,加快了脚步,急切的寻找着最后一个猎物。
远远听见摁键的声音,杰克的眼中泛出了血色的光,现在的他,只需一刀,就能了解一个人的性命。
大门开启的声音近在眼前,可杰克却站在了这里。
是艾玛。
隐身破除了,艾玛转身,抬头看着杰克,眼中既有恐惧,也有惊讶。
“这是你的最后一场游戏吧?”杰克问道。
“是的。。。”艾玛说着,她知道现在的杰克,只需要挥爪一下,就可以让她烟消云散。
艾玛低下了头,眼里多了一份深深的不甘,“你会杀了我吗?”她问道。
话音刚落,杰克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里面伸出了一只手,不,是爪子。
园主来了。
“别忘了我和你警告过的事。”园主黑色的斗篷下,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住杰克。
杰克愣了一下,随即转过身,望着艾玛:“你不该死在这里的,”他边说着,边摘下自己的面具,扔到了地上,“七年前你帮助我的那一刻起,我就记住你了,没有你,我也不可能走到现在,”杰克红色的眸子里尽是温柔,他笑了,凝视着艾玛的眼睛,“他可以惩罚我,但他不可能干涉你的最后一场游戏和以后的命运。”
艾玛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伸出手冲向杰克,可也是在那同一瞬间,杰克身后的黑色鬼魅,园主,也抬起了自己的爪子。
狠狠地贯穿了杰克的左胸。
那只爪子又狠狠地抽了出来,最后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了。
温热的血溅到艾玛的脸上,她瞪的大大的眼里,又是那种七年前那场火灾现场中,她眼中的情感。
“杰克先生!?不!!”艾玛扶住了倒下去的杰克,跪了下来,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杰克先生!!!”
杰克平静地笑着,嘴角缓缓溢出缕缕鲜血,他伸出手,想擦去艾玛脸上的泪水。
我的爪子会伤到她的吧。杰克想着。
“走吧。。。”杰克说着,更多的血从伤口涌出来,“走的远远的。。。不要。。。不要再回来了。。。”
艾玛摇摇头,眼泪一滴一滴掉在杰克的脸上,“你为什么这样做?你明明可以。。。可以。。。”
“杀死你吗。。。我。。。做不到。。。”杰克还在笑着,望着泣不成声的艾玛。
他红色的眸子开始失去应有的光彩,他尽力望向了艾玛,她的模样永远倒映在了他渐渐失去生机的眼中。
杰克最后的话回荡在艾玛的耳中,轻若呢喃。
“谢谢你。”
艾玛周围的游戏场景开始破碎,没有了监管者,她自然就成了最后的赢家,她跪在地上,伸手想要抓住杰克,却发现杰克渐渐消散了,在她的怀中,化作一缕烟,一缕魂,隐匿在艾玛看不见的角落,守护着她。
“不!!!”艾玛抱住头,痛苦地失声痛哭。

游戏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艾玛在庄园中得到了她爸爸的线索,也得以逃出这场游戏。
庄园的门口,艾玛眯起眼睛,抵御着刺眼的阳光,她抬手正了正自己的草帽,俯身提起工具箱,走出了庄园的大门。
她虽然离开了游戏,走出了这个庄园,但她依然会履行她对那个人的承诺,一辈子记住了他,没有忘记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在那场危险的游戏中,替她承担下了所有的伤。
The End

文到这里就完全结束啦,谢谢一直在追的小可爱们
如果有错别字,依然见谅
谢谢喜欢awa
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杰园

评论

热度(14)